微信平臺搜索[資本邦]或掃描下面的二維碼

微信二維碼
首頁 · 科創板 · 正文

久日新材回復科創板問詢:三類股東、訴訟與18項處罰等被關注

導語本次問詢涉及股權結構、核心技術、公司業務、公司治理與獨立性、財務會計信息與管理層分析和其他事項六大方面,共39個問題。

資本邦 · 2019-06-20 · 文/郭浩文 · 瀏覽2768

  6月20日,資本邦訊,天津久日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久日新材”)回復了上交所的科創板問詢。本次問詢涉及股權結構、核心技術、公司業務、公司治理與獨立性、財務會計信息與管理層分析和其他事項六大方面,共39個問題。

  久日新材從事系列光引發劑的研發、生產和銷售,光引發劑是光固化材料(主要包括UV涂料、UV油墨、UV膠粘劑等)的核心原材料。公司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前三月營收分別為6.38億元、7.39億元、10.05億元、4.10億元;同期對應的凈利潤分別為4140.94萬元、5059.23萬元、1.75億元、9430.34萬元。

? ? ? 經過新三板掛牌及做市轉讓,2015年5月15日收市后,公司股東人數超過200名。截至招股說明書簽署日,發行人共有421名股東。久日新材(430141)是新三板掛牌公司,久日新材股東中存在契約型基金、資產管理計劃類“三類”股東。問詢回復 截函顯示,至本問詢回復簽署日,久日新材不存在信托計劃類股東持股情況;公司股東中的契約型基金、資產管理計劃類股東共計7名。上述“三類股東”均已在中國證券基金業協會備案并取得了備案證明,資產管理計劃股東的管理人均持有《經營證券期貨業務許可證》,契約型私募基金股東均已在中國證券基金業協會登記并取得了登記證明。

?

?? ? ?核心技術方面,上交所注意到,公司及其子公司報告期內受到18項罰款以上行政處罰,涉及海關處罰、環保處罰、安全生產監管處罰、土地管理處罰、消防處罰等各方面。2016年8月因申報不實影響國家出口退稅管理被罰115萬元;2016年11月因某擴產項目生產配套環保設施未經環保部門驗收而投產被責令停止生產并被處罰5萬元,2018年7月因車間廢氣散逸被處罰3萬元,保薦機構結合對處罰單位的訪談發表意見;2016年12月因未按標準設置防靜電措施被處罰5萬元,2017年9月因原材料泄露被處罰9萬元,安監部門未就是否構成重大違法行為出具意見;2017年4月因未辦理污染危害性貨物申報手續受到海事行政處罰1萬元。

  對此,上交所要求公司補充披露:(1)發生上述違法違規的原因,針對上述違法違規行為在公司內部控制方面的改進情況,是否通過政府主管部門的驗收或確認,能否有效杜絕該類事件再次發生;(2)2016年8月因申報不實影響國家出口退稅管理被罰115萬元是否取得原處罰機關關于不構成重大違法行為的確認;(3)走訪有權機關時的訪談對象、完整訪談內容及訪談筆錄簽署情況,是否構成重大違法行為的認定與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是否一致。

  公司在回復中表示,2019年6月6日,天津海關出具《天津海關關于天津久日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行政處罰情況的復函》(津關企管函[2019]699號),確認:“經我關核實,文中所述行政處罰情形,因天津久日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在海關調查時如實說明情況、主動提供材料,并主動繳納足額擔保,屬于具有從輕處罰情節,不屬于走私類情節嚴重的行為,故天津海關對其申報不實影響國家出口退稅管理的行為予以從輕處罰。該處罰至今即將屆滿3年”。

  上交所還要求久日新材結合響水“321”事故發生后全國各地對化工園區的整頓治理情況,補充披露公司及公司的主要供應商、客戶所受到的具體影響。

  公司回復稱,響水“321”事故發生后,全國各地對化工園區進行整頓治理。公司報告期內前十大供應商中,江蘇久日化工有限公司被要求停產整改,在安全、環保、消防等問題整改完成且驗收通過后方可恢復生產;大豐市天生藥業有限公司被要求暫時停產。

  報告期內,公司向江蘇久日化工有限公司、德州常興化工新材料研制有限公司、懷化泰通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淮安市雙盈化工有限公司、元氏暢澤醫藥化工有限公司等多家供應商采購二苯基氯化膦。該等供應商產品品質一致,采購價格基本一致,江蘇久日化工有限公司暫時停產不會對公司生產經營造成重大影響。

  報告期內,公司主要向大豐市天生藥業有限公司及其同一控制下公司鹽城市大豐區諾誠化工貿易有限公司,主要采購光引發劑ITX。2018年度,由于大豐市天生藥業有限公司原料供應不穩導致其ITX產量減少,公司對其采購相應減少。2019年1-3月,公司未向大豐市天生藥業有限公司采購,向其同一控制下企業鹽城市大豐區諾誠化工貿易有限公司采購少量ITX。大豐市天生藥業有限公司暫時停產不會對公司生產經營造成重大影響。

  資本邦還了解到,2017 年 10 月,因買賣合同糾紛,久日新材認為供應商意大利CaffaroIndustrieS.p.a公司(以下簡稱“Caffaro”)單方終止協議構成違約,向意大利米蘭法院提起訴訟;要求Caffaro繼續履行合同,賠償經濟損失355.10萬歐元。目前,法庭已組織了四次聽審。2018年2月9日第一次聽審后的答辯期內,久日新材依據訴訟程序最終確定的索賠金額為459.61萬歐元;Caffaro則抗辯久日新材違約在先,主張久日新材應向其賠償600.94萬歐元。在2018年6月21日的第二次聽審中,主審法官詢問雙方的調解意向,Caffaro提出賠償久日新材8萬歐元,但原告久日新材代理律師認為該賠償金額過低,雙方未達成一致。

  截至久日新材招股說明書簽署日,本案尚未判決。2019年6月12日,米蘭法院組織了第四次聽審,發行人最終要求 Caffaro 賠償經濟損失 4,596,070 歐元,Caffaro未提出新的抗辯金額。根據久日新材訴訟代理人意大利CDR& associati律師事務所于2019年6月14日出具的法律意見書,法院判令久日新材向Caffaro承擔賠償責任的可能性極低,但Caffaro的抗辯或會影響法院確定Caffaro對發行人賠償金額的判斷。該等或有事項構成因未決訴訟形成的或有負債,具體原因如前所述,鑒于其導致久日新材經濟利益流出的可能性極低,因此不構成預計負債。據目前所擁有的法律文件,尚無法判斷公司獲得Caffaro補償的可能性。

圖片來源:東方IC

轉載聲明:本文為資本邦原創稿件,轉載需注明出處和作者,否則視為侵權。

風險提示 資本邦呈現的所有信息僅作為投資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一切投資操作信息不能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分享到:
{$ad}
香港六合彩内幕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