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平臺搜索[資本邦]或掃描下面的二維碼

微信二維碼
首頁 · A股 · 正文

“內斗”升級!康得新管理層與大股東反目,雙方各執一詞

導語和北京銀行開撕還未有結果,*ST康得的現任管理層就與大股東鬧翻了。

中國證券報 · 2019-06-20 · 文/歐陽春香 · 瀏覽916

  6月20日凌晨,*ST康得官方微信公號發布《致康得新公眾股東書》等三篇文章,用詞激烈,稱“現任董事長及管理層將同侵占公司資金的大股東徹底切割”,“決不讓掏空上市公司的大股東、實際控制人繼續把持公司為非作歹”。

  而康得投資集團6月19日發布的一份聲明則稱,其對現任團隊在引入戰略投資人及資金、改善公司經營狀況等核心工作上并不滿意。

  曾被大股東力挺上位的管理層為何與大股東反目?中證君從知情人士處獲悉,事情并沒有那么簡單,公司目前正在引入的戰投或成雙方矛盾的導火索。

矛盾升級 雙方“各執一詞”

  6月18日晚間*ST康得的一紙公告發出后,市場嘩然。

  公告稱,控股股東康得集團提議召開*ST康得2019年第二次臨時股東大會,并審議3項議案,包括免去現任董事長肖鵬、副總裁侯向京董事職務的議案,和提名王德瑞、王筱楠、梁振東為公司獨立董事的議案。

  這意味著只要股東大會通過表決,形成免除董事職務的決議,肖鵬、侯向京二人自然喪失董事長和副總裁職務。

  值得注意的是,這三名獨立董事人選,5月30日曾被*ST康得二股東中泰創贏提名加入董事會。但*ST康得以提案主體資格等不符合相關規定為由,拒絕將這份臨時提案提交董事會核查。現在這一舉動被外界解讀為“大股東和二股東聯手”。

  在*ST康得官方微信發布的《致康得新公眾股東書》等文章中,肖鵬、侯向京稱:

  在我們剛剛要對大股東侵占行為依法采取懲戒措施的時候,即發生了大股東提案罷免事件。

  *ST康得與康得集團大股東的這一“切割”并非權宜之計,而是大股東侵犯公司利益、挪用上市公司資金已經達到了“令人發指”的程度——不管是資本金、流動資金還是募集資金都“雁過拔毛”,特別是利用歸集賬戶侵占上市公司及子公司巨額貨幣資金。

  現任董事長及管理層將同侵占公司資金的大股東徹底切割,有必要按照公司章程的規定凍結大股東一切權利,終止其在公司行使相關職權。

  不過,對于大股東要求罷免一事,康得集團卻有不同的說法。6月19日下午,康得集團在官網發布聲明稱:

  康得新現任管理團隊及現任董事會分別于2019年1月29日及2019年2月27日履職上市公司,至今四月有余,現任團隊在引入戰略投資人及資金、改善公司經營狀況等核心工作目標方面均未有進展。

  康得集團認為,當前須采取務實措施,引入真正有實力的戰略合作伙伴,同時通過改組董事會及經營管理團隊來恢復及強化公司整體經營管理能力,方能切實改善康得新的經營現狀,保證其逐步恢復至正常經營,維護廣大投資者的利益。如若不盡快采取務實有效的措施,將會導致上市公司經營狀況進一步惡化,錯過挽救上市公司的最佳時機。

曾獲大股東力挺上位

  值得注意的是,復盤肖鵬和侯向京的上任經歷,不難發現,他們的上位背后都離不開大股東的支持。

  今年1月29日,徐曙因個人原因辭去擔任了18年的*ST康得總裁職務,但仍為公司董事;與此同時,經時任董事長鐘玉提名,肖鵬被聘為公司總裁。

  2月11日,鐘玉辭職,其當日最后一次主持的*ST康得董事會上,審議通過了選舉肖鵬、徐曙、侯向京、紀福星等4人為非獨立董事的議案,并提議召開股東大會審議上述議案。

  3月1日,*ST康得召開第四屆董事會第一次會議,全體董事一致選舉肖鵬出任公司新一任董事長,聘任侯向京擔任公司副總裁。

  資料顯示,1976年出生的肖鵬,并未持有*ST康得的股份,其曾于2011年11月至2013年11月任康得新光電事業群副總裁兼營銷總監。此后肖鵬任蘇州錦富技術董事長、總經理。

  在5月17日*ST康得召開的網上業績說明會上,肖鵬曾公開表態:本人作為*ST康得的老人,對公司有著深厚的感情,現無任何離開*ST康得的計劃。

  然而,距離肖鵬上任董事長不過4個月,一手將其提拔上來的康得集團卻提出了罷免。

  雙方的矛盾,在不久前的股東大會上便有征兆。

  在6月6日的*ST康得股東大會上,肖鵬、侯向京面對股東的指責時顯得“冤枉”。侯向京回應稱,“現任董事會挖出了雷,并且在排雷,我們不是埋雷者,不能因為我們挖雷就遷怒于我們。”肖鵬還在現場承認,公司此前埋下的雷,還沒有排完。

  而在股東大會上,包括2018年度董事會工作報告、年度報告、高管薪酬等在內的10項議案全部被否,主要原因就是大股東康得集團全部投了反對票。

導火索或是*ST康得將引入戰投

  為何曾經被市場認為是“大股東代言人”的管理層會與大股東反目?中證君從知情人士處獲悉,事情并沒有這么簡單。康得集團正在籌劃對*ST康得的新一輪戰略重組,合作伙伴可能為某大型銀行。這可能成為了雙方矛盾的導火索。

  不過,在6月19日上午*ST康得在官方微信發布的澄清聲明中稱,此前有傳聞指出,公司董事長肖鵬要求公司支付他本人和帶來的團隊五年工資作為自愿辭職補償,以及張家港政府對處置公司已經有了方案,某銀行將成為白衣騎士。澄清聲明稱,目前,公司未正式收到任何關于處置公司的方案,公司所有員工的薪資、離職等問題均遵照法律法規及公司章程來執行。

  自2019年1月*ST康得曝出10億元債務違約后,昔日千億市值白馬股6個月內遭遇滑鐵盧。2018年至今,公司股價下跌88%,市值僅剩88億元。

  4月30日,*ST康得2018年年報遭遇其4位獨立董事聯名質疑,其中122億元存款余額“不翼而飛”震驚市場。原因則是控股股東康得集團與北京銀行簽訂了《現金管理合作協議》,雖然后來*ST康得與北京銀行多輪甩鍋,但122億元下落至今不明。

  6月5日,*ST康得又爆出2億美元理財出借款或無法收回。原因則是*ST康得子公司將發行美元債獲得的2億美元出借給“中植系”關聯公司。

  由于資金鏈緊張,為確保公司核心業務不受影響,5月31日,*ST康得暫停了預涂膜部門和裸眼3D部門的業務,對于在本次業務調整中涉及的員工,自5月31日起進行停工放假。

康得新重大事件時間軸

  2019年1月15日

  康得新2018年度第一期超短融未按期足額償付本息,構成實質違約。

  1月22日

  因主要銀行賬號被凍結,康得新股票觸發其他風險警示情形,變為“ST康得新”。

  1月25日

  康得新公告被6家銀行劃轉6億元資金,被5家銀行凍結15億元資金。

  2月11日

  董事長鐘玉辭職,康得新董事會換屆。

  4月30日

  康得新公布2018年年報被非標,10名董監高無法表示年報內容真實準確完整,122億元現金存款“不翼而飛”。

  5月6日

  康得新股票被實行“退市風險警示”特別處理,股票簡稱變更為“*ST康得”。

  5月12日

  張家港市公安局官微消息稱,康得集團董事長、康得新大股東及實控人鐘玉,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5月31日

  由于資金鏈緊張,康得新暫停了預涂膜部門和裸眼3D部門的業務。

  6月5日

  康得新2億美元理財出借款或無法收回。康得新子公司將發行美元債獲得的2億美元出借給中融國際財務有限公司。

  6月19日

  控股股東康得集團提議免去現任董事長肖鵬、副總裁侯向京董事職務。

頭圖來源:123RF

聲明:本文為資本邦轉載文章,如有版權問題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風險提示 資本邦呈現的所有信息僅作為投資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一切投資操作信息不能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分享到:
{$ad}
掃碼關注資本邦微信 - 資本邦
香港六合彩内幕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