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平臺搜索[資本邦]或掃描下面的二維碼

微信二維碼
首頁 · A股 · 正文

新湖系資本局:掌門黃偉雙手互搏謀脫困 湘財證券三度沖擊A股救局哈高科

導語前晚,A股公司哈高科(600095.SH)擬通過發行股份方式購買新湖控股等股東持有的湘財證券股份。如果重組完成,湘財證券將實現曲線上市。

長江商報 · 2019-06-20 · 文/明鴻澤 · 瀏覽893

  錯失大智慧4年之后,湘財證券再次沖擊A股市場。

  前晚,A股公司哈高科(600095.SH)擬通過發行股份方式購買新湖控股等股東持有的湘財證券股份。如果重組完成,湘財證券將實現曲線上市。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一起看似簡單的資產借殼重組背后,是一場新湖系精心設計的資本局。

  湘財證券的控股股東為新湖控股,新湖控股及哈高科的控股股東均為新湖集團,實控人為新湖系掌門人黃偉。黃偉還通過新湖集團元控制新湖中寶,并為大智慧第二大股東。

  此次哈高科重組湘財證券,于黃偉而言無疑是一場左手倒右手的資產騰挪游戲,但對于湘財證券和哈高科而言意義非凡。

  在補充資本金的壓力下,湘財證券早就有上市夢想。2016年,精心籌劃的借殼大智慧以失敗告終,湘財證券轉而走獨立IPO之路,并進入上市輔導期。只是,其輔導期被延長,在眾多券商涌進資本市場之際,湘財證券的壓力陡增。

  于哈高科而言,2006年,新湖系接盤以來,哈高科頗為不堪,長期游走在保殼邊緣,今年一季度陷入虧損。

  顯然,哈高科重組湘財證券,不僅會讓哈高科擺脫殼股窘境,還能讓湘財證券順利借殼。

  昨晚,一券商人士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哈高科盤子小,市值不過20億元,基本上沒什么債務,是一個非常干凈理想的殼,湘財證券借殼更為容易,后續增資擴股空間更大,更易達到湘財證券上市融資目的。

  湘財證券再度借殼

  一改獨立IPO畫風,湘財證券決定走4年之前的資本老路——借殼上市。

  根據哈高科披露的公告,公司擬以發行股份方式購買新湖控股等股東持有的湘財證券股份。

  新湖集團系哈高科的控股股東,同時系新湖控股的控股股東,新湖控股系湘財證券的控股股東,因此本次交易構成關聯交易。預計本次交易涉及金額將達到重大資產重組的標準。

  新湖系旗下資產騰挪,湘財證券試圖借殼上市,4年前的資本手法再現,只是具體情節略有不同。

  2015年,經營異常慘淡的大智慧重組湘財證券,大智慧擬聯合子公司財匯科技作價85億元收購湘財證券100%股權,并配套募資27億元。如果交易完成,湘財證券借實現曲線上市,新湖系將獲得大智慧26.02%股權。

  新湖系與大智慧纏綿已久。早在大智慧上市之前,新湖系就已入股大智慧,2010年上市時,其持股比為9.26%。但在限售股解禁之后一路減持,至借殼之前,已經完成了清倉。

  原本精心設計的“聯姻”之舉已經獲得證監會審核通過,不巧的是,在這節骨眼上,2013年虛增利潤東窗事發,大智慧被證監會立案調查。湘財證券曲線上市計劃也因此泡湯。隨后,新湖系通過受讓股權,依舊成為大智慧二股東。

  繞道大智慧上市失敗后,湘財證券謀求獨立IPO上市。

  2017年3月,湘財證券發布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上市方案的公告,稱公司擬在上交所上市,擬發行股票不超過16億股。但在去年3月,又延長上市方案有效期,延長期為12個月。

  去年5月,在新三板掛牌的湘財證券終止掛牌,市場據此猜測,湘財證券將向A股市場發起沖擊。當時,A股迎來券商IPO大潮,南京證券、長城證券等相繼上市,中泰證券、國聯證券和紅塔證券家,華林證券券商正在排隊。

  去年10月下旬,湘財證券又宣布增資擴股。然而,直到今年3月,仍未見其有上市實質性進展。

  沒料想,湘財證券放棄了直接IPO,仍然走曲線上市之路。

  凈利降八成IPO或有障礙

  籌謀已久的IPO上市之路為何轉向?或許與湘財證券自身經營業績滑坡密切相關。

  2016年以來,A股市場走出震蕩調整行情,受此影響,大多數靠天收的券商經營情況不太樂觀,部分抵御風險能力較弱的中小券商業績滑坡、風控不足導致的踩雷事件頻頻見諸報端。

  湘財證券的經營業績同樣不樂觀。2016年,其營業收入、凈利潤分別下降47.00%、65.19%,凈利潤從2015年的12.39億元縮水至4.22億元。2017年,凈利潤微增至4.22億元。但在去年,湘財證券營業收入為9.89億元,同比下降26.86%,扣非凈利潤為6221.98萬元,下滑幅度達85.05%。當年,投行、經紀、自營等業務全線下滑。

  不僅僅是經營業績下滑,湘財證券還多次因經營違規被監管,這也令其處于風口浪尖之中。

  2016年8月,湘財證券因違規開戶并漏報違規開戶比例3.23%,被股轉系統出具警示函。

  2017年3月,盟云移軟因重大資產重組程序違規,作為其主辦券商的湘財證券被采取出具警示函、要求提交書面承諾的自律監管措施。

  去年4月,因湘財證券2017年年報中出現的債權資產大幅變動、待售資產核算等問題,被股轉系統問詢。

  盈利能力下降、經營屢屢違規,或將加大湘財證券IPO難度、亦或延長IPO時間。而這,似乎是湘財證券不太愿意看到的,其通過上市拓寬融資渠道的心情較為迫切。

  長江商報記者梳理發現,近年來,湘財證券頻頻融資。去年初,其在新三板進行股權融資15.18億元,隨后又進行增資擴股等融資,累計融資約50億元。盡管如此,湘財證券仍然急著補充資本金。

  2018年,券商行業凈資本排名中,湘財證券以75.44億元居第52位,凈資本規模較2017年下滑14.30%。

  備受關注的是,在券商投行化和財富管理轉型的進程中,券商之間的競爭已經演變成凈資本的競爭。作為中小券商湘財證券,補充資本金較為迫切,股權融資無疑是最為便捷途徑。然而,同為中小券商南京證券、紅塔證券(已過會,6月24日申購)、長城證券、華林證券、天風證券等券商爭相躋身A股市場,而湘財證券上市仍無期。

  業內人士分析認為,湘財證券業績不佳IPO有難度,通過重組途徑上市,能更快實現期上市夢。

  只是,業績不佳的湘財證券該如何估值?借道哈高科能否順利過關,似乎也是一個未知數。

  黃偉的如意算盤

  湘財證券最終能否借殼哈高科上市成功暫且不論,單就重組事項而言,就是新湖系掌門人黃偉精心設計的多方共贏資本局。

  截至目前,黃偉旗下擁有新湖中寶、哈高科兩家A股公司,其產業涉足地產、金融、醫療、商貿等多個領域。其中,金融資產除了參股銀行等,還控股有新湖期貨、湘財證券。

  此次重組,表面上是黃偉實施的一次左手倒右手的資產騰挪,實則意義深遠。一旦重組完成,除了湘財證券多年上市夢圓、資本補充渠道拓寬外,還惠及哈高科及新湖中寶。

  值得一提的是哈高科,2006年左右,新湖集團通過受讓股權晉升為控股股東,黃偉成為公司實控人。

  然而,黃偉接盤13年來,和高科經營業績一直欠佳,2009年還出現過虧損,2015年扣非凈利潤也出現虧損。

  實際上,13年來,不僅哈高科的凈利潤處于微利狀態,且營業收入一直在低位徘徊,2015年至今,更是低于3億元。這也意味這,哈高科早已淪為一個殼公司。

  今年一季度,哈高科實現營業收入9809.20萬元,同比大增189.72%,但凈利潤為虧損782.45萬元,同比下降44.90%。

  此外,在哈高科的主營業務中,房地產業務占了半壁江山。去年,公司房地產業務收入為1.71億元,占公司營業收入的56.97%,占比過半。

  新湖系的新湖中寶,更是以房地產為主業,去年,房地產業務貢獻132.68億元營業收入,占公司營業收入的77.02%。

  由此可見,新湖系內部兩家上市公司存在同業競爭問題。雖然新湖集團曾承諾哈高科將逐步退出房地產行業,但在哈高科持續走在保殼邊緣的情況下,如果剝離地產業務這一主業,哈高科將面臨持續虧損的退市風險,時至今日,其仍然以地產為主業。

  此次重組如果順利完成,不僅湘財證券實現曲線上市,哈高科也就走出多年的經營困境。而且,未來,哈高科還會將地產業務剝離,徹底解決同業競爭問題。因此,這將是一次三方共贏局面,這就是黃偉的如意算盤。

頭圖來源:123RF

聲明:本文為資本邦轉載文章,如有版權問題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風險提示 資本邦呈現的所有信息僅作為投資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一切投資操作信息不能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分享到:
{$ad}
掃碼關注資本邦微信 - 資本邦
香港六合彩内幕玄机